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國際政治

FT社評:盟友面對一個不再可靠的美國

如果美國被看到向一個深陷危機的國家施壓,要求其提供黑材料,否則將扣留援助,此舉向其他盟友發出的信號將是可怕的。

美國作為一個共和國剛剛誕生時,它與外國打交道只是為了生存。美國的開國領袖們當初怎么也不會想到,美國的外交政策有朝一日將超越這種基本的迫切需求,成為一股塑造全球的力量。如果他們預見到了這樣的未來——美國軍隊駐扎于世界大多數國家——他們或許會設計一個在外交事務方面沒那么大自由裁量權的總統職位。

越來越多證據表明,目前擁有這種巨大自由裁量權的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曾尋求外國力量的幫助,以對付他在國內的對手。最初只與烏克蘭相關的一起事件,如今已擴大至牽涉中國。7月的“電話門”如今牽出了持續更長時間的一系列互動。談到民主黨人對總統發起彈劾調查,鮑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說:“他們正在透過鑰匙孔往里面看……看到的是一幅全景圖。”當年正是伍德沃德的報道導致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下臺。

此事涉及的法律和道德原則已經夠嚴重了。較少討論的是地緣政治影響。這一丑聞很可能讓美國在世界舞臺上的形象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靠不住。如果美國被看到向一個深陷危機的國家施壓,要求其提供黑材料,否則將扣留援助,此舉向其他盟友發出的信號將是可怕的。俄羅斯等修正主義大國會暗示,指望美國的國家需要自擔風險。而且這一主張將讓人很難反駁。

美國人的可靠性近年來已經受到質疑。特朗普對北約(Nato)的蔑視以及退出各種條約,已經造成了這一局面。但這種單邊主義在前幾屆美國政府中也有不同程度的體現。目前的爭議在嚴重程度上不可同日而語。這意味著,在與美國的雙邊關系中,真的是任何事情都是可以談判的——而且是按照華盛頓的條件。

即便彈劾并罷免現在的總統也不一定能解決這一問題。沒有哪個盟國能確信,未來的美國領導人不會以類似的方式行事。如果事情發生過一次,那么認為同樣的事情會再次發生是完全合理的,這意味著做出替代安排完全合理。這將導致西方聯盟的瓦解。在將自身利益與國家利益等同起來的程度上,特朗普可能是獨一無二的。但任何謹慎的外國領導人都無法做這樣一廂情愿的假定。關鍵是,疑竇已經產生。

如果美國政府的其他成員不認可目前引發爭議的這種行為,或許會讓他們安心。相反,美國副總統邁克?彭斯(Mike Pence)和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幾乎完全支持。彭斯似乎淡化了他在2016年提出的外國政府不應介入美國政治的觀點。與此同時,蓬佩奧為所謂的“一物換一物”(quid pro quo)進行辯護,稱之為例行外交。“如果你能在這件事上提供幫助,我們將幫助你辦那件事”,他說,但未說明這件事和那件事可能代表什么。

注意到這種交易心態不只美國的盟友。美國的對手大國可能也想知道,它們能否通過給予特朗普政治幫助來收買他。民主黨人已經暗示,總統將與中國達成一項手下留情的貿易協議,以換取天知道什么東西。然而,相互競爭的國家總是會試圖相互使壞。盟友指望享有一定程度的信任。特朗普涉嫌做出的行為嚴重破壞了這種信任。

安德魯?約翰遜(Andrew Johnson)和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遭彈劾,以及理查德?尼克松被迫辭職,都是美國的內部事務。它們始于國內,終于國內。盡管不光彩,但它們沒有削弱美國在世界上的根本公信力,只是讓涉事個人信譽掃地。但愿當前丑聞的影響范圍能同樣得到遏制。

譯者/何黎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