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普京

普京掌權20年后的俄羅斯社會

巴伯:如果俄羅斯發生政治變革,它更可能源自民眾在日常生活中強烈的不滿情緒,而非普京的批評者所倡導的民主改革。

去年,俄羅斯西伯利亞地區一個小鎮的官員因用白漆粉飾被污染的雪而受到斥責——如果在尼古拉?果戈里(Nikolai Gogol)或米哈伊爾?薩爾蒂科夫-謝德林(Mikhail Saltykov-Shchedrin)的作品中讀到這樣的情節,你會覺得極其滑稽,但實際上這是俄羅斯環境惡化的一個赤裸裸的實例。采煤地區的污染如此嚴重,以至于降雪中布滿了煙塵和灰燼。官員們的回應就是對他們感到無力解決的問題進行粉飾——俄羅斯地方官僚機構由來已久的一種做法。

在日益不滿的俄羅斯公眾與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總統的權力機關之間,多個方面都在形成對抗陣線,環境保護就是其中一個方面。俄羅斯各地已經舉行了數十場抗議活動,反對在鄉村地區修建大型垃圾填埋場,以堆放莫斯科市區及其他城市產生的垃圾。不滿情緒的來源包括通脹、生活水平停滯不前、延遲退休、長途卡車司機需繳納更多過路費以及政府力圖控制社交媒體。

如果俄羅斯發生政治變革,它更可能源自這些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的強烈不滿,而非普京最直言不諱的批評者所倡導的更為狹隘的事業——民主改革。誠然,在莫斯科每周舉行的支持地方自由選舉的示威活動,吸引的人數超過了2011-12年冬季抗議活動以來的任何時候。調查記者伊萬?戈盧諾夫(Ivan Golunov)被以捏造的販毒指控逮捕引發的抗議,突顯了公眾對警方和情報機構高壓手段的憤怒。

在代議制民主和法治在西方國家遭受壓力、甚至受到本應更了解民主的政客們揶揄之際,俄羅斯爆發的抗議活動——像中歐和東歐的類似事件一樣——是一個有益的提醒:人類對正義、尊嚴和自由的渴望是無法壓制的。然而,莫斯科的政治示威活動沒有香港、阿爾及利亞或委內瑞拉今年爆發的抗議所具有的那種群眾性,也不似沙俄在1917年或前蘇聯在1989-91年期間所發生的運動。

莫斯科抗議活動影響有限的原因之一是,它們迄今未能將俄羅斯社會對環境退化、生活成本等問題的抱怨整合起來。這些抗議的訴求是進行真正具有競爭性的選舉,與去年波蘭爆發的抗議活動相似,后者是為了反對政府實施的旨在收緊對法院的政治控制的司法體系改革。兩項運動都是有意義的事業,但都缺乏廣泛吸引力,這種吸引力來自表達公眾最基本的關切。

普京在西方的同情者支持的另一種觀點是,俄羅斯總統仍受到社會的支持,即便他的支持率相比2014年吞并克里米亞和對烏克蘭東部進行軍事干預后達到的高點有所下降。然而,對旨在反映這位半威權統治者——他將反對者關進監獄、堵住所有以自由和公平投票方式取代他的道路——受歡迎程度的民意調查,必須謹慎解讀。

1980年,列昂尼德?勃列日涅夫(Leonid Brezhnev)已經統治蘇聯16年,而異見物理學家、蘇聯人權運動的杰出人物安德烈?薩哈羅夫(Andrei Sakharov)遭逮捕并被流放到國內某地,在當時進行的民調很可能顯示勃列日涅夫更受歡迎。當人們看不到任何改變體制的前景時,他們還能怎么回答呢?然而,一旦有了變革的機會(出現在1989年部分自由的選舉中),薩哈羅夫和其他改革派就贏得了壓倒性勝利。

在普京身上,情況稍微有些不同。從2000年到2008年,他確實是一位受歡迎的領導人,部分原因是他結束了鮑里斯?葉利欽(Boris Yeltsin)時代的社會動蕩,并且在能源出口價格高企的推動下,帶來了收入和福利的增長。即使這一時期舉行的選舉比俄羅斯歷史上任何一場選舉都更自由(實際上并不是),他也一定會獲勝。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