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戶名
密碼
記住我

為您推薦

香港

重返大學校園的奇遇(上)

從新校區走向老校區會經過地鐵站一個出口,越接近涂鴉越密集,但進入老校區,涂鴉就基本突然消失了,這讓我有一種恍如隔世之感,算得上奇遇之一。

重陽節這天,香港下起了小雨。因為時局混亂與交通阻滯,之前兩天我和太太及兩個孩子被困家中無法出門,算是記憶里來香港11年前所未有的經歷。實在悶得慌,我說出門走走,太太還是覺得不安全,于是我一個人出了門。

我2008年來到香港,任教于一所大學,2015年離開,但一直住在大學邊上。出門幾步路就有一個地下通道,三個岔口可以分別通往道路兩旁的巴士站和大學的體育館。我十分驚訝地發現,地下通道內和體育館外墻已滿是涂鴉。平日里我都走另外一條小道前往地鐵站,上一次走過地下通道還是一個月前,全家一起去爬山,當時這里完全整潔。

看著這些涂鴉,我決定去正處在風暴中心的大學校園看看。離開大學這4年來,我依然為MBA學生教授了兩年《基金管理和另類投資》課程,也為金融碩士生的《行為金融學》課程做了四次客座講座。最近一次就在兩周前,題目是《媒體政治化和假新聞泛濫的根源》,選擇這個話題當然和香港時局密不可分,其中一部分內容曾經以《從經濟學角度看待媒體屬性》為題發表在FT中文網,另外一部分全新的內容留待后敘。不過這些課程并非在大學的主校區進行,而是在位于港島商業大樓里的教學基地,以方便在此工作的學生。

雖然大學離我家步行只有6分鐘距離,但離開的這4年,我回去探望原來的同事,不多不少恰好4次,校園景象毫無變化。但這一次,校園里的變化可以想象得到。

一半火焰,一半海水

我從大學新校區的電梯進入,一路看到涂鴉遍地,各種設施被肆意破壞后傷痕累累,我雖然有著心理準備,但還是格外痛心。2008年初我首次來到香港,訪問大學尋求工作機會,感覺校園面積實在是太小。后來才知道大學正在老校區邊上建設一座新校區,工程啟動日正是我拿到錄用通知的前一天。于是,我每天都要登錄到新校區建設頁面,看看工程進展,看了無數遍各種設計圖稿和模型,想象著被選中的模型將來建成的樣子。來香港任教之后,更是日盼夜盼新校區早日建成。

等了四年多,新校區終于建成使用,雖然我的辦公室在舊校區,無緣搬進新校區,但我十分喜歡新校區,經常在回家的途中繞道新校區來看看。平時從大學邊上路過,也常常會抬頭看看新校區的高大建筑,特別喜歡紅磚格外亮眼的顏色,這在香港建筑里并不多見。如今新校區滿目瘡痍,想不明白那些潑墨的學生為何如此狠心。

重陽節放假,學校里沒有什么人。從新校區走向老校區會經過地鐵站的另外一個出口,越接近涂鴉越密集。走過去進入老校區,涂鴉就基本突然消失了,除了臨散的宣傳文稿和墨跡涂痕,以及一個被砸爛待修的星巴克(因獲特許經營的香港美心集團高層曾表明反對暴力),老校區出乎意料的干凈,讓我有一種恍如隔世之感,算得上奇遇之一。

微信里問兩位前同事為何如此,兩位教授的回答完全一致,在地鐵站的主出入口附近涂鴉可以吸引最大的注意力。但我不相信這個解釋,從地鐵主出入口到新老校區的距離幾乎一致,為何厚此薄彼?何況老校區同樣有一個人流如潮的出入口,在此涂鴉同樣可以吸引極大的注意力。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復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